<label id="vztmi"></label>

  • <var id="vztmi"><rt id="vztmi"></rt></var>
      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長途費):
      學術咨詢:400-888-7501 訂閱咨詢:400-888-7502
      征稿授權 經營授權
      當前位置:中文期刊網 > 論文資料 > 自然科學 > 農業科技論文 > 正文
      農業科技論文( 共有論文資料 21 篇 )
      推薦期刊
      熱門雜志

      各國農業科技服務啟發

      2013-03-05 16:50 來源:農業科技論文 人參與在線咨詢

      本文作者:丁彥 周清明 單位:湖南農業大學

      國外農業科技服務模式

      州立農業科技服務機構是整個體系的核心和關鍵,其較大特點是依托州立農學院開展工作,州立農學院負責制訂本州的農業發展計劃,全面負責本州的農業教育、科研、人員培訓、技術推廣等工作。州立農學院的教師是美國農業科技研發和推廣的核心力量,其工作時間也有明確的要求,如:工作時間的40%用于教學,30%用于科研,30%用于農業科技服務等[1]。而且農學院教師的職稱晉升與農業科技服務緊密相關,按規定每位教師每年下鄉服務時間不能少于3個月,并有嚴格的服務考核指標,凡達不到要求者不能晉升職稱。各縣級農業科技服務機構是整個體系的基礎,由州立農學院直接管理,主要負責農業生產一線技術問題的解決,向農民傳授較新的農業技術和市場信息,及時了解農業生產經營中的問題并向州立農學院反映。美國農業科技服務體系的另一大特點是經費的立法保障,通過法律手段來確保農業科技服務經費的投入。美國政府規定,用于農業科技服務的財政支出必須隨國民經濟的增長而增長,聯邦和各州政府的農業科技服務經費按1∶4配套,各州縣必須通過財政預算來確保經費的落實,并從法律角度界定聯邦、州、縣各級政府在農業科技服務方面的責任、資金的劃撥及分配使用。

      法國、荷蘭農業科技服務體系是典型的公私合作模式,政府與民間涉農組織充分合作,較大限度地發揮民間組織的積極性和參與作用。在整個體系中,諸如法國的國家成果推廣署和農業發展署,荷蘭的中央、省級農業咨詢局等國家機構代表政府起主導作用,主要負責一些基礎性、公益性工作的開展,包括農業科技研究、農業教育發展、農業科技人才培養儲備、科普宣傳、涉農無息貸款等。法國、荷蘭模式中的具體工作主要由農業合作社、農業科技咨詢服務公司等營利性的私人企業承擔。如法國的農業合作社,有將近4000個涉農企業入社,其社員遍及全國,涉及農業發展的每個環節,具體實施農業科技推廣和服務工作。荷蘭也有完善的農業合作體系,涉農私有企業在農業咨詢局的統一管理和指導下進行商業農業科技服務工作,政府機構不參與任何商業活動,只負責制定相關經營規則并進行有效監督。而且荷蘭將農業科技服務融合于區域經濟發展之中,對大田作物、園藝作物、畜禽乳業等不同農產品劃分不同的服務地區,結合不同地區實際情況有針對性地進行工作,其農業科技服務有很強的區域特點。法國、荷蘭模式將私有涉農企業作為農業科技服務的主要載體是體系的一大特色,涉農企業是國家農業建設中不可或缺的中介。該體系的較大優點在于充分利用市場競爭機制,及時發現農業生產中的實際問題,有效地將農業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并引導私有企業良性競爭,為國家農業發展直接服務,較終形成政府、企業、農民三贏的局面。

      日本的農業科技服務體系是以農業協會為基礎的官民結合模式,源于1948年日本政府頒布的《農業科技改良助長法》,高速發展于20世紀70年代,分為國家、都道府縣、市町村3個層次,對日本社會經濟轉型,縮小城鄉差距,促進城鄉融合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其發展的過程中具有兩個鮮明的特色:1.重視科研、教育日本政府在農業科研方面有非常明確的分工和嚴格的要求,國立科研機構是科研骨干和核心,集中國內外一流的科研人才,主要從事基礎性、公益性或應急性的科研工作,其成果要求有學術、社會價值。地方科研機構是國立機構的延續和補充,從事普及性、應用性的研究。日本政府同樣重視農業教育工作。其較大特點就是中等農業教育的產學合作,即企業和學校、學校和學校之間相互承認學員在對方所學的課程和學分。其主要做法是在《學校教育法》的約束下,普通高中、函授制高中及涉農企業的培訓機構三方合作,以委托制、實訓、巡回指導等方式實現中等農業教育的產學合作,讓學生盡可能多地接觸生產實際。2.政策機制保障得力早在1956年日本政府就以法令的形式頒布了《農業改良資金援助法的有關規定》,對都道府縣的涉農資金予以保障,以穩定農業生產經營[2]。政府作為農業科研的投資主體,為公立科研機構提供各種便利條件和經費保障。目前,公立涉農科研機構95%以上的經費來源于各級政府,而且經費充足。另外,日本政府善于用相關激勵機制來營造充滿競爭活力和富有創新精神的研究環境。從日本農業科技服務模式中不難看出,有政府的重視、政策的支持、企業的廣泛參與,農業科技服務才有發展空間。

      以色列政府將農業科技服務定性為純公益性事業,是一種政府絕對主導模式。政府農業科技服務機構是農業科技創新和服務的主體,所需經費幾乎全部來自政府財政撥款,以色列的農業科技服務經費投入比重超過農業投入的3%,遠遠高于其他國家,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屬于政府公務員序列,這從資金和人員層面有效地保證了農業科技服務工作的開展。在整個體系中,私營企業、行業協會僅僅是補充部分,基本上游離于體系之外。以色列模式的另一特點是強調資格認證。正因為有政府的絕對主導,所以對工作人員的從業資格就好嚴格控制,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首先必須有相關專業技術資格,然后再參加政府組織的從業考試,合格后才能錄用,成為國家公務員,可以說以色列每個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都是某一方面的專家,能及時有效地為農業生產、經營提供服務。

      啟示

      中國農業科技服務模式中還有太多計劃經濟的影子,是以政府序列的服務機構為主體、多層次的農業科技服務體系,是一種自上而下的直線模式,中間很多機構僅僅是起到傳達上級精神的功能,在實質服務中幾乎發揮不了作用。現行模式的動力源主要來自行政手段,市場機制在其運行中作用不明顯,也就導致了科研機構、服務部門、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把政府當成了第一負責對象,而非農業生產經營者。從而變相引導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忽視了與農村、農民的直接信息聯系,很多推廣計劃、項目的實施是面向政府和上級,而非農業生產和市場,科研成果和生產需求嚴重脫節,不利于發揮農業科技服務工作者、企業、農民等各方的積極性。因此,在認清現狀的基礎上,優化農業科技服務模式,才是推動中國農業科技服務發展的前提條件。首先,中國的特殊國情決定了政府的主體地位不可動搖,政府隸屬的農業科技服務機構是核心力量,包括各層次農業高校、各類科研院所和各級農業科技服務站。其次,從現階段中國私有涉農企業和農民合作組織的實力和規模來看,應該是政府農業科技服務工作的得力補充,政府還需加大扶持力度,提高其在整個體系中的地位,將市場競爭機制融入整個體系之中,提升農業科技服務的社會化參與程度,促進多元化服務體系的建立,較終形成以政府為主導、多方合作的市場競爭型農業科技服務模式。

      在線咨詢
      推薦期刊閱讀全部
      . 窝窝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