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vztmi"></label>

  • <var id="vztmi"><rt id="vztmi"></rt></var>
      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長途費):
      學術咨詢:400-888-7501 訂閱咨詢:400-888-7502
      征稿授權 經營授權
      當前位置:中文期刊網 > 論文資料 > 社會科學 > 法律學 > 正文
      法律學( 共有論文資料 250 篇 )
      推薦期刊
      熱門雜志

      關于秦漢財產損害賠償制度綜述

      2013-05-25 15:16 來源:法律學 人參與在線咨詢

      漢律沿襲了秦律的立法精神,相關規定更加明確和清晰,律云:亡、殺、傷縣官畜產,不可復以為畜產,及牧之而疾死,其肉、革腐敗毋用,皆其平賈(價)償。入死、傷縣官,賈(價)以減償。③對于殺傷縣官畜產的賠償,律文的規定涉及到兩種情況:第一,丟失、殺死、傷害官畜而不可再恢復的,以及放牧官畜而患病死亡,并且畜產的肉、皮革腐爛不可使用,侵害人應“平賈﹙價﹚償”,即照價賠償。在現實生活中,造成畜產傷亡的責任可能會牽涉到幾個人,相關人員就要按責任的大小共同賠償損失,敦煌懸泉漢簡有這樣一個實例:“傳馬死二匹,負一匹,直﹙值﹚萬五千,長、丞、掾、嗇夫負二,佐負一。”④傳馬死亡按律應賠償,驛置的長、丞、掾、嗇夫各承擔二成,佐承擔一成。顯然,傳馬的死亡可能是由多人的原因造成,因此在追究賠償責任時,所涉人員按責任的大小進行分攤。第二,侵害官有馬牛畜產后,若能將死傷的畜產上交到縣官,則可以再加以估價而減少賠償數額。這是因為死亡的畜產仍有殘存的價值,徐世虹教授認為:“可以推測,假設傳馬因殺傷或不當使用而死亡,損害人將死馬及時交還官府,官府將其骨肉出售,在損害人的賠償額中就應當扣除‘賣骨肉’所得”,⑤故本律才有“賈﹙價﹚以減償”之賠償原則,即若將死亡畜產交到官府,侵害人就可以減少賠償數額。可見,漢律規定官畜因殺傷或不當使用而死亡,如不按規定將死畜及時上繳政府造成價值損失,放牧、使用人應按“平價償”的原則賠償損失,如能及時交還政府,則可以根據“價以減償”的原則減少賠償。

      不當使用官馬致其死亡,行為人應承擔賠償之責。在居延漢簡中可見其實例。從著名的焦永償馬案,⑥可知當時對官馬的管理是比較嚴格的,不得擅自借用,否則將以坐贓為盜論處。按律法,行為人在使用官馬時,若因不當使用造成官馬傷亡,應當賠償經濟損失。該案中焦永使用官馬傳送警檄,令馬疲勞過度,屬于不當使用,本應依法賠償,但其因執行緊急公務,況且該馬是積勞病死,基于這兩個因素,獲認為應免除焦永的賠償責任。

      1、官物管理失職造成損失的賠償

      秦漢政府重視國家財產的管理,制定了嚴格細致的官物管理法規,對管理人員的職責范圍、承擔的責任都有具體的規定。在官物管理中,核驗物資數量是一項重要的內容,法律規定管理人員的主要職責是核查物資的數量與簿籍登記之數是否相符,在核查中,若出現官有器物數量超出登記數,應及時上繳,發現不足數,相關人員應賠償損失。秦簡《效律》有這樣原則性的規定:“效公器贏、不備,以赍律論及賞﹙償﹚,毋赍者乃直﹙值﹚之。”①又:“官嗇夫、冗吏皆共賞﹙償﹚不備之貨而入贏。”②即核驗官有器物而發現超出或不足數的,按相關律文論處和賠償,而賠償之責由相關官吏共同承擔。舉例言之:“甲旅札贏其籍及不備始建國天鳳三年十二月丁亥朔庚寅,甲溝鄣守候尉史憲敢言之。府記曰:米郷少薄二百二十六斛六斗六升吏、候長傅育等當負,趣收責,會十二月五日官詣府對,使收責育等皆畢詣府叩頭死罪敢言之。甲溝言米郷少薄,尉史、候長傅育等當負,收責皆畢,遣尉史持□詣府。該簡記載的是核驗官府財產的情況。上級機構派官員檢查下級部門的簿籍,核驗官有財產中發現米郷的實有數與籍上登記的數目不符,少了二百二十六斛六斗六升,根據漢法規定相關責任人應當賠償不足數,故上級機關要求予以賠償,并規定期限內完成賠償上報。此份文書就是賠償義務人所在的下級機關向上級報告賠償完成的上行文書。

      2、毀損官物的賠償

      在秦漢社會,對于毀損官物的行為,法律對其進行嚴厲的處罰,不僅對行為人進行刑事懲治,還視其具體情況追究其賠償之責,以填補國家損失。﹙1﹚毀壞官舍。秦律規定更改、拆建官舍定應報請上級批準,《徭律》:“縣毋敢擅壞更公舍官府及廷,其有欲壞更也,必讞之。”⑥可見不經上級批準而擅改、拆毀官舍的行為是違法的,不過律文并未進一步規定如何追究擅改者的法律責任。漢初法律對此則明確提出擅改毀壞官舍的責任,法律規定:“縣道官敢擅壞更官府寺舍者,罰金四兩,以其費負之。”⑦即縣、道官有擅自毀壞、拆改官府、官舍的,不僅要處予罰金者,入其贏旅衣札,而責其不備旅衣札。”③在具體核驗中,如果發現甲的旅札數與簿籍上登記數不符,那么多余的應上繳,不足的應當賠償。漢承秦制,《二年律令•效律》:“效案官及縣料而不備者,負之。”④該律只是一個原則性條款,即要求核驗官有財產,有不足數的,相關人員應當賠償損失。《居延新簡》所載實例,可印證該律的具體實施情況,簡文如下:EPT6:53ABEPT6:54EPT6:58EPT6:61EPT6:62EPT6:65⑤刑,還要追究賠償責任。而對于焚燒官舍,秦簡《內史雜》規定:“有實官高其垣墻善宿衛、閉門輒靡其旁火、慎守唯敬。有不從令而亡、有敗、失火,官吏有重罪,大嗇夫、丞任之。”⑧又,《法律答問》云:“燧火延燔里門,當貲一盾;其邑邦門,貲一甲。”⑨二簡均規定失火焚燒官舍,負有責任的相關官員和行為人應承擔罪責或貲罰,但未言賠償問題。對于焚燒官舍行為,漢律則分故意、過失兩種情況追究其法律責任,《二年律令•賊律》:賊燔城、官府及縣官集聚,棄市。燔寺舍、民室屋廬舍、集聚,黥為城旦舂。其失火延燔之,罰金四兩,責(債)所燔。鄉部、官嗇夫、吏主者弗得,罰金各二兩。⑩該律是關于對焚燒官舍、民宅等的懲罰內容。律文規定燒毀官私建筑物的行為依輕重不同,承擔的法律責任可以分為三種:第一,故意縱火焚燒城邑、官府及官府倉儲的,處以棄市;第二,故意焚燒寺舍、民宅廬舍、倉儲的,黥為城旦舂。這兩種行為屬于縱火罪,性質嚴重,因此給予刑事制裁,未要求經濟賠償。第三,失火焚燒官舍、民宅等。對于這種行為,除了處以罰金刑之外,行為人還應賠償經濟損失。由上可知,漢律將焚燒官舍界定為犯罪行為,一般對侵害人處以刑事制裁,是否同時承擔賠償責任則視侵害人的主觀過錯是過失或故意來確定。行為人故意犯罪,則處以重刑,不承擔賠償責任,行為人過失犯罪,則在處以罰金刑的同時,賠償經濟損失。﹙2﹚借用官物亡損的賠償。秦律規定百姓在借用官有器物時,一方面要求使用人對所借器物盡到妥善保管義務,以防亡損,另一方面還要求借用人保存好器物上的標識,否則視為對器物的損壞,而負賠償之責。《秦簡•工律》:公甲兵各以其官名刻久之,其不可刻久者,以丹若漆書之。其(假)百姓甲兵,必書其久,受之以久。入(假)而而毋(無)久及非其官之久也,皆沒入公,以資律責之。①法律要求百姓借用兵器時要登記武器上的標記,歸還時如果有標記磨滅不可辨認或不是官府標記的,借用者應當用財物賠償。而當出現借用人無法追還的情況,賠償責任又當如何追究,秦律也有明確的規定:官輒告(假)器者曰:器敝久恐靡者,還其未靡,謁更其久。其久靡不可智(知)者,令資賞(償)。(假)器者,其事已及免,官輒收其(假),弗亟收者有罪。其(假)者死亡、有罪毋(無)責也,吏代賞(償)。②此律對借用官物者,一方面要求借用者應當妥善保存刻在官府器物上的標記,若造成磨滅無法辨認的,借用人要賠償損失。另一方面要求出借的吏應及時收回所借器物,不及時收回,又出現無法追還的情況﹙借用者身死或犯罪﹚,由出借的吏代為賠償。秦律關于借用官物亡損應賠償的通則性規定當為漢律所承襲,《居延新簡》有這樣的實例:案:立,官吏,非乘亭候望,而以弩假立,立死,不驗,候當負。記到,趣備弩言。謹案:EPF22.289③該簡反映這樣一個賠償事實,即立借用了官弩,后立死,致使所借用的官弩亡失,于是要求弩所屬機構的長官候代替賠償。

      在線咨詢
      推薦期刊閱讀全部
      . 窝窝资源